西藏“魔鬼旅”特战连,初来乍到的他就去鬼门关走了一遭……

浏览:4291    更新:2019-10-30 20:59:59
 

无论是在高原上的沙漠里,在山顶上,还是在阅兵场,士兵们对祖国的真诚之心永远不会改变...今天的第12版报纸发表了四篇以“士兵与祖国”为主题的规划故事。请注意今天人民解放军报纸上的报道——

海拔记录

■任逸飞

尹东三年前从军校毕业。“西藏”的地理概念在他脑海中遥不可及,但他只经历了一个从敬而远之到接受的分配秩序。

尹东的报到单位在西藏被称为“魔鬼旅”。当一个新干部刚到这里时,他不可避免地会被剥去皮。他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两袋标有闻所未闻的音译地名的物品首先被报告给该单位。一周后,尹东背着背包在贡嘎机场着陆。锐利的高原阳光刺痛了他的眉毛,但他仍然迫不及待地望着蓝宝石的天空。只有这一眼,便完全捕捉到了这种情绪,呆呆地望着茫茫雪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两辆卡车载着十几名新排长向营地驶去。50多公里的山路上,冰雪覆盖的唐古拉山展现在我们面前。卡车的后车厢里没有通讯,只有安静和疯狂的样子混合着柴油。

汽车绕过营地门口的反马,驶进旅部。新排长跳下车。干部主任立即宣布了参军的命令。每个人都像铁钉一样紧盯着“魔鬼旅”营地。

尹东被一种合金钢——铁占莲铆住了。

特种作战连的赵连长是他军校的一名长者,五年前毕业,对他很好。“收拾好你的东西,休息一下。第一次习惯它。”他一言不发,转身离开了。

“这是没有经过训练的特种作战连吗?魔鬼旅的规则是什么?”尹东在心里挠着自己的灵魂。

夜晚越来越暗,氧气含量比白天低得多。高原病开始在尹东体内蔓延,引起头痛、胸闷和虚弱。一个叫杨的一等兵给他让座。他躺在床上,和老杨谈论“魔鬼”是多么“神奇”,以及“特殊战争”是多么“特殊”。

“排长,你知道我们特种作战连的士兵不用开一枪就能开一上午的兔子。他们把兔子打死了。”

"羊八井的山有多高?"

"训练地点不高,只有不到5公里."

尹东被裹在被子里。他没有回答谈话,昏昏欲睡。

"排长,说实话,我们新兵每年都被“抬”下来."

“放心把它拿下来?”

“好吧,放心吧。”

……

刚过凌晨1点,“哔哔哔”一声短口哨,“集合!”一个密码,一大排房间“芯片,风扇愣”闪来闪去,转了一天。

"起床后,你不能感冒,也不能剧烈运动!"这是领导干部进藏前的警告——一个严重的警告。尹东记得很清楚,但是对于新排长来说,第一次紧急集合一定不能识别出愚笨,而且前三脚必须踢走。尹东被“高度反对”侵蚀后,他的意识仍然有些薄弱。一个激灵醒来,穿着夏天的迷彩服出去了。

结果证明这是正常的拉动,服务员发表声明:“车库遭到袭击,应急小组迅速处理了它!”整个公司展开队形,向车库跑去。尹东刚坚定地站在队列中,寒风凛冽,瑟瑟发抖。他咬紧牙关,握紧拳头,和公司一起冲了出去。10米、30米、50米...扑通一声,他双膝向前跪下,泥浆瘫倒在地上。

看到这,士兵们又冲了回来。“排长!排长!”看到他没有回应,几名士兵扛着80公斤重的肌肉残肢跑向大队卫生队,而赵连长理所当然地要了大队指挥官的车。当他被送到医院时,尹东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已经不省人事了。Ct显示急性高原肺水肿合并肺部感染,如果再延迟一小时,可能会导致窒息。

……

尹东已经从死亡之口去世,两年后被转移到西藏的北京。他随身带着肺水肿的紧急清单。没有积雪覆盖的山脉和海拔,他觉得方形的钢筋混凝土盒子让他离地球更远了。

当他内心空虚的时候,他会翻出带有雪痕的紧急名单,然后重温蔡程在《士兵突击》中对许三多说的话:“你是一棵枝叶繁茂的树。我是电线杆。我已经砍掉了所有的树枝和卷须。”阴沈东知道他曾经是一棵树。藏族士兵的精神和白雪覆盖的高原浇灌了他的根。他没有权利掉一片叶子。

“离开西藏一整年就像做梦一样”。在这个漫长的梦里,他一直在寻找树枝,把营养的根扎在地下,深挖大地,就像朝圣的藏人一样,一步一步地敲打钢筋混凝土。到处都是脚印,繁茂的树枝。

任逸飞

声音就像小号的音色,这是诠释青春旋律的最佳方式。生于1991年,2010年被国防科技大学录取。2015年毕业,在西藏军区某旅服役。

同心树

■刘金湖

是的,终于!新兵的眼睛突然变暖了。

就他所见,他看见了那棵树——那棵树长在山顶上。一年中的这个时候,山上长满了芬芳的花草树木,但是山顶仍然光秃秃的。除了几个白雪覆盖的山顶和远处几朵蓬松低垂的浮云,没有别的风景。只有高高直立在山顶的小树在新兵的眼里变成了耀眼的景象。

在一个普通的仲春季节,新兵们离开了沿海城市的教学团队,来到了这个位于西部边境山顶的雷达站。在其他人看来,申请边防部队可能是一个英雄行为,但对他来说,这是一次回家的旅程。

是的,回家吧。当新兵终于站在山顶的树下时,他的心里涌起了这样的感觉,一种善良的感觉充满了他的胸膛。

这棵树是一棵普通的白杨,有15到16厘米厚,树枝高高的,山顶上有一把大刷子。新兵知道这是因为强风吹来的。在去雷达站的路上,他发现西北地区的大多数杨树都表现出如此顽强的状态。

虽然心理期待已久,但当新兵站在寒风凛冽的山顶抚摸刚刚萌芽的杨树时,他们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布满了泪水,古老的故事在他们面前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风,暴风雪;寒冷,孤独。这些名词,属于西北山区,倾注了所有的新兵。新兵是他的父亲,一个像他现在这么年轻的新兵。不同的是时间的步伐已经过去了32年。

我父亲是一名雷达士兵,他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参军。他在这座被当地人称为“魔鬼山”的山上住了13年。从美丽富饶的胶东半岛到光秃秃荒凉的西部山区,父亲很快完成了从当地青年到合格士兵的转变。日复一日,他顶着强风爬到雷达位置,并在布满暴风雪的岗哨上站岗。寒冷并没有让他退缩,孤独也没有侵蚀他的追求。但只有荒凉,成为一个挥之不去的魔鬼,日复一日地吞噬着他。

山顶太荒凉了。到处都是石头,没有草生长,植树的想法此时在我父亲的心中生根发芽。

然而,在落基山顶种树并不容易。我的父亲和几个战友开始了像龚宇一样移山的艰苦工作。整整两年,他们用斧头和凿子作为工具在岩石上凿出三个树坑,他们像蚂蚁一样坚持不懈,一点一点地把土壤从山脚带到山顶...在另一个春风汹涌澎湃的季节,三棵小树终于停在了荒凉的山顶上。

可悲的是,这三棵小树尽管顽强挣扎,还是没能存活下来。缺水是最关键的因素。在水资源稀缺的山区,饮用水是人们的一个问题。哪里有多余的水给小树苗?

这棵树没活了,继续植树吧!没有水,就一口一口的省吧!第二年,第三年...第二年春天,当我父亲留在队里成为志愿者时,一棵年轻的杨树树苗终于发芽了!

直到今天,新兵们似乎能够清楚地看到父亲在那些日子里经历的激动人心的场景:在春风汹涌澎湃的山顶上,一棵小白杨在春风翩翩起舞,而士兵们则在小树周围开怀大笑...后来,我的父亲在山顶扎根,一般来说是志愿服务年限最高的。两枚沉重的军事奖章让他的军旅岁月绽放光彩。

新兵出生时,他的父亲已经成为县棉纺厂的雇员。在新兵的童年和青年时期,他不仅与漫画中的顺卡拜塔(Shunkbaita)和狮子王(Lion King)一起长大,还与遥远西部的高耸山峰和旋转雷达天线一起长大。正是在他父亲深情的叙述中,这座承载着他父亲青春梦想的山和不寻常的杨树成了他父亲和他同心的树,深深扎根于新兵的心中,成为他精神朝圣的地方。

杨树静静地站在新兵面前。经过20多年的风雪,树根已经和岩石板融为一体。站在杨树前就像站在你父亲旁边。新兵不禁想起他们参军离家的那晚。父亲又一次深情地谈到了最西边的山和山顶上的同心树。从今天晚上开始,新兵们找到了他们心灵的归宿。

这时,山风吹过,白杨树枝摇晃着,像张开双臂一样向他扑来。

新兵们觉得是杨树在欢迎他回家。

刘金湖

相信在军歌中,音符就是子弹,每次扣动扳机就能击中靶心。赞美就像敬礼。他于1986年秋天参军,守卫边境30多年。

沙漠中的花

■王项燕

千年后,南方的“炎症值”仍然很高。灼热的光线,像一根密密麻麻的针,一层一层地倾泻到泥土中,隐约可以听到刀片刺穿和撕裂植被的沙沙声。

战车挡住了烈日,但无法抵挡酷热。二级中士的班长冯斌儒已经在战车底盘下待了将近两个小时。她的迷彩服湿得足以拧出水来。她下面的垫子是一层湿热。她的手臂半举着,麻木僵硬,眼睛被汗水刺痛。她转过脸,看见二号李华艳和三号莫京娟蹲在外面。它们都湿得像荷花。

在7天内,他们将让狂风和突如其来的沙场战斗持续3个多月的战车,冲走尘土,回到全新的战斗状态。

清洁、除锈、喷漆、换油以及损坏零件的修理和更换。冯斌儒不用看就知道战车底盘上200多个喷嘴的位置,但是面朝底盘躺下,他的手臂在短时间内变得酸痛。她脱下粘糊糊的手套,摘下眼镜,想躺下来缓解疲劳,然后就闭上了眼睛,沙漠中的景象咆哮着——

载着战车的火车穿过了群山。每次她去沙漠练习,她都喜欢听车轮撞击铁轨的巨响,以及缓慢、坚硬、持续不断的“撞击”声,这让她心旷神怡,被一个即将参战的战士的情绪所激动。她已经当兵5年了,每年她都在这支伟大的队伍里。

冯斌儒在学会驾驶通用汽车后,感觉自己就像一棵刚刚被春风唤醒的小树,当时他刚刚就任雷达少校和石油发动机操作员。他好奇,犹豫,慌乱。连长贺青青认为她非常喜欢清洁。她喜欢唱歌、跳舞和弹钢琴。她从医学护理专业毕业,会撅着嘴站在满是油的位置。

新设备组装好后,冯斌儒被调到另一个岗位。司机、售票员和一号司机都被扛了起来。30多吨重型战车不是羽管键琴,也不是打针或手术刀。双手和双臂都需要力量。女孩能弹得好吗?

身材娇小、体重轻是短板,但技能、知识和智慧给了她另一种强大的力量。她改变了驾驶方向盘的习惯,把它握在里面,踩刹车轻轻地离开座位。巨大的战车呼啸而过,在驾驶室里几乎看不见她。同志们嘲笑她为“无人驾驶”。

木桶被举起来,演奏起来就像在琴键上跳舞一样。她像钢琴盒子里飞舞的音符一样平静。速度比教学大纲的优异成绩快两分钟。她熟悉公司的四大专业。开口和袖子里的200多件工具就像她灵巧手上一排排精致明亮的钥匙。

在持续不断的“撞车”声中,火车到达了沙漠深处。出乎意料的是,战斗命令是在卸下战车的同时下达的。

在广阔的戈壁沙漠上,咆哮的战车卷起滚滚浓烟。"第一,立即减速,注意安全!"她用尽全力控制方向盘,用明亮的声音回答:“没有胜利,哪里还有安全?”她一说话,脑子就“嗡嗡”作响,吓得吐了舌头。这是参谋长的声音。

装有实弹的重型战车就像奔跑的狮子。她知道在复杂陌生的环境中每小时80公里意味着什么,但她心里知道战场就是战场。每一分钟都很重要,没有挑战极限,没有死亡,就不可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导弹发射位置。

她驾着战车左右转弯,一路奔跑,提前15分钟进入战斗区。女兵们围着她尖叫道:“冯大仁,你真有本事!”

戈壁沙漠干燥广阔。在热浪中,她能分辨出沙子和灰尘、梭梭草的气味,以及她自己和她的同志们的气味。那里的空气很干净,除了士兵和战车,没有任何气味。他们的汗水就像花朵的芳香,在灼热的空气中显得格外突出。

晚上,当热浪消退时,她和她的同志们在天空的星星下安详地睡去,早上听到哨声醒来,在沙滩和尘土中,他们一个接一个地与未知的“蓝军”进行神秘的战斗,创造了实弹射击的记录。

刹那间,她从年轻的新兵变成了冷静的老兵。她似乎沉浸在一个快乐的梦里。

……

灼热的光线仍然像一根密密麻麻的针,冯斌儒被车底的热气弄得气喘吁吁。此刻,她真的想在沙漠里休息一会儿。

"班长,你闭着眼睛在想什么?"冯斌儒突然睁开眼睛,发现李华艳和莫景娟正苦笑着看着她。

“我想念我妈妈的美味佳肴!”她戴上眼镜,感觉自己的力量又回到了手臂上。她忍不住笑了。当鲜花与钢铁碰撞时,那是最美妙的声音。

王项燕

强秦和“华二”是基地,给他一个长而高的声音。生机勃勃和诗意并存,即使是明亮的音符也是滚烫的。他于1989年3月参军。

胜利日

■袁锦涛和周瑞波

8月10日下午,维伦第一次吃了一大份洒了油的“滋滋”饺子,一大碗涂满香菜和一大堆尖辣椒的油面,还有一碗馄饨,馄饨的馅料因口感麻木而无法辨认。他只是觉得这种恶毒的饮食是他与命运抗争的最好方式。

那一天,他终于泪流满面地告别了替补队员,踏上了他日日夜夜都在思考的游行唱诗班讲台。也许是因为兴奋,他选择了咽下去忘记和付出人民坚持到底的决心。

在新的训练期间,傅敏展示了自己的魅力。他浓重的口音比辣椒粉更有影响力。密集而跑调的队列歌曲一度导致混乱。

作为替补,维伦和傅敏都绞尽脑汁,尽最大努力培养出一副金嗓子。毕竟,即使是铜管乐器的声音也比他们的两把破锣好。这位歌手允许他打开胸膛,把自己变成一个巨大的音箱,但傅敏音箱的本质只是增加干呕的音量。

在那些日子里,他们尽了最大努力,但仍然没有理解第八个音符、第十六个音符和奇迹般的美声唱法,歌手们被告知要下三次和五次命令。绝望之下,他们不得不恢复原状,用嘶哑的声音来显示他们残存的勇气和正直,并掩盖他们缺乏语气。

傅敏是一名陆军军官,作为“老大哥”去了海军方阵。陆军队友用不同的眼神看着他衣服上的“白色”,而海军队友似乎对他的“陆军绿色”心感到惊讶。与军队中的替补维伦不同,维伦和他身后的团队没有任何军事边界。

白天,维伦、傅和常规队员在烈日下汗流浃背。晚上,他们高声练习他们的歌曲,同时不知疲倦地阅读音乐。他们期待着夏季训练期间更热的太阳、更多的雨和更激烈的体育锻炼。最好让舞台上的玩家直接晕过去,或者幻想他们突然摔断腿卧床不起。

他们想到了所有可能的隐患,并期望在某个时候突然发生。但是上帝没有偏爱,即使他给予普通球员更多的“爱”。

在战场上,他们是收支相抵的兄弟,但现在普通玩家越痛苦,他们就越快乐。没人预料到这一天,机会突然来了。

但是当他真的走上舞台,看着虚弱的球员被抬上救护车时,维伦仍然很难过。也许,正如唱诗班的负责人所说,“我们是唯一的唱诗班,不是我。”“我们”是不完整的,“我的”心也很痛。

从高处,傅敏的白色海军制服在维伦眼前荡漾。那天傅敏也有机会上台,但是几分钟后,他醒着的队友再次取代了他。

操场上,光和热正在扫过,运动员们不遗余力。漂浮在草坪上的泥泞空气开始产生共鸣,每一粒灰尘似乎都有灵性,在令人眩晕的热浪中融化,敲打着附近军乐队乐器上的金属簧片。

傅敏第一次就职后感觉非常好。在宿舍里支吾了半天后,困惑的维伦明白他想约自己出去散步。

"第三旅有5行9列。"走在路上,傅敏突然提高了声音,对他说:“我今天就要上任。”当傅敏转过头时,他把影子远远地留在身后。

维伦有点惊讶。他看到富民清澈的眼睛湿润了,他锯齿状的牙齿后面,仿佛藏着一条吐着“滋滋”字样的小蛇。

然而,他知道傅敏毕竟只是那个位置上的一个临时过客。没有海军后备队的第三营已经深感不满。

“海军不能离开你,陆军也不能离开你。你是我们双臂的宝贝。”当维伦再次张开嘴时,三个嗝从他嘴里冲了出来。

傅敏的笑声突然变得明亮而清晰,像说再见和祝贺。

抗日战争的胜利日就要到了。幸运的是,所有的替补都可以参加游行,尽管他们没有站在合唱台上。

9月3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有70年历史的游行非常壮观。傅敏和预备队成员站在合唱指挥的两侧。由于他们的特殊地位,他们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傅敏面对天安门广场,高大挺拔,庄严肃穆,向祖国尽情歌唱。如果它在历史的革命中旋转,它的小宇宙又小又大。

袁锦涛

广场上响起的歌声有着洪亮的音域和合唱。是他大喊大叫,眼泪在他的眼睛里打转。24岁,服兵役7岁,河南武警某支队排长。

周瑞波

中音,流畅活泼,轻快地在风中演奏咏叹调,带着一些心弦。25岁,服兵役8岁,河南武警总队某支队主任。

© Copyright 2018-2019 goweroll.com 大埔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