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西安马腾空遗址考古发掘获得新成果

浏览:3013    更新:2019-11-07 20:19:27
 

马公遗址位于陕西省Xi市雁塔区甲坡街马公村。位于浔河西岸二级土地上,西部是少陵台地,河对岸是白鹿原。该遗址的西部由现代化的道路和建筑组成。遗址的南部和东部被早先挖掘的基槽破坏了。该场地现有面积约为3万平方米。2016年至2018年,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对恒大玉龙湾和南湖一号基础设施项目用地内的墓地和居民区进行了抢救性挖掘。南部场地开挖约4500平方米,建筑基槽清理面积3400平方米。北部的埋葬面积约为7800平方米。新石器时代、东周至秦、汉、隋、唐、清共清理墓葬393座,瓮棺38具,沟渠21条,陶窑21座,不同时期灰坑1500多个,住宅遗址54处,青铜器窖藏1处,道路3条。发掘表明,马孔遗址的文化层堆积可分为6层,从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晚期开始,从东周延续到隋、唐、明、清等时期。遗址东周时期拥有最丰富的文物。

在遗址区北部,发现了仰韶晚期定居护城河的残迹,长约88米,宽约10米,深约2.2米。在护城河(南边),同时有住宅区、灰坑、陶窑和坟墓。这些房屋都是半地下室,大多使用了很长时间。住宅区内有不同时期的活动积累,f131最大面积近70平方米。f131房屋场地分为两个阶段和三层建筑:房屋第一阶段由三个独立单元建造,具有不同的连接功能。使用形成的堆积物有两层,房子的台阶出口在西边,在北边。在第二阶段,第一层被堆积起来,房子的倾斜通道在东南方向。仰韶晚期发现的34座墓葬位于屋址周围。埋葬坟墓的主人时,他的身体向上倾斜,四肢伸直,头在南方,脚在北方。没有埋葬工具和陶器。少量石器工具,如石铲、石锨、石斧、石钸、骨发夹、骨发夹和陶圈,其中m1257用石钸和石铲掩埋。仰韶晚期这一带护城河的聚落最早是在关中地区发现的。

东周文化的第四层和第五层是遗址中最厚最丰富的地层。这个地方在早期与墓地是分开的。在居民区,有房屋、半地下室房屋、地窖、灰坑、陶窑、沟渠、坟墓、瓮棺和其他遗迹。在三楼和四楼,有打破东周文化层的坟墓和瓮棺。半地穴房屋遗址是该遗址最具特色的建筑形式,有圆角、矩形和圆形。房屋底部活动形成的踩踏面不清晰,而离底面一定距离的坑壁有基本对称的凹槽或浅孔。基于此,据推测,当时的房屋场地是用悬挂的原木或木板铺成的,作为靠近底面的框架。墓地位于住宅的北部,从东到西和西南。它从早到晚分发。270多座东周墓葬已经清理完毕。墓葬风格和随葬品与关中西部秦墓基本相同。墓葬风格清晰,除了一个头在西,脚在东,身体在背,四肢直外,其余都是弯曲的四肢,墓葬中有鼎、瓒、盆三个青铜器皿。春秋时期,涛哥有少量的柱子和脚。该时期最早的墓葬可以追溯到春秋中期,相当于或略晚于住宅形成的时间。秦武公统治的第11年(公元前687年),历史上记载了“楚国的杜、郑、小果”,而《史记·正义》引用的《国帝志》中记载了“杜”。马公遗址春秋时期文化层的形成应与春秋中期秦武公建都时相当或更早。

在遗址发掘区东北部的一处房屋遗址中,出土了三件战国楚青铜器,鼎、玉fou和盆。它们形成的原因可能与秦朝的灭亡有关。在关中中部和东部的秦代遗址中,首次发现战国晚期至秦朝时期的楚文化青铜器窖藏,反映了战国晚期以来秦楚文化的密切交流。

在唐代文化层的三楼,发现了大型建筑墙基、鸬鹚和檐瓦等建筑材料、多联灶和卵石路遗迹。灰坑里出土了一个陶罐里的陶佛头,表明这个地方可能是唐代长安城周围众多佛教寺庙之一。

马公遗址的发掘是浔河流域的一项重要考古发掘,为了解史前、东周、秦、隋唐时期浔河中上游的文化特征增添了新的信息。遗址北部环形沟的发现增加了Xi地区史前时期环形沟聚落的资料,仰韶晚期墓地和民居的发现为同期聚落布局、埋葬习俗、种族和人口等级分化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资料。马公遗址东周文化层的形成,应与春秋中期秦武公杜县的建立密切相关,为秦人和秦文化东移提供考古资料。东周墓地和民居遗址的发掘是关中地区秦聚落最全面的发掘。发现有相对密集的半隐窝式住宅分布成行,为研究东周县城外下层聚落的布局、变迁和建筑形式提供了新的数据。东周发现的大量秦墓是自Xi安半坡、蓝田歇湖等战国墓葬发掘以来浐河流域最大的一次发掘,为了解渭河以南Xi安区秦墓的分布和特征增添了新的资料。苟伟发现战国唐墓葬,丰富了对战国唐时期家庭墓地布局的研究和中国古代苟伟墓葬的资料。唐代与佛教有关的大型建筑遗址和遗迹的发现,为唐代长安城外东南郊区寺庙的分布提供了新的信息。

原标题:陕西Xi安马公遗址考古发掘的新成果——关中地区首次发现仰韶文化晚期华豪聚落、秦人聚落、墓地和秦汉早期青铜器坑

资料来源:中国遗产信息网作者:王志友徐永初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新疆十一选五 云南11选5 黑龙江11选5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goweroll.com 大埔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